佛說阿彌陀經疏鈔演義會本之一  
 
 
       明古杭雲棲寺沙門袾宏述
 
       明古杭雲棲寺古德演義
 
       民國華藏蓮社淨空會本
 
 
   
  佛說阿彌陀經疏鈔演義本卷第一
 
 
 
  【演】題義
 
 
 
  開卷。佛說等八字是法題。後學等十二字是人題。
 
 
 
  法題下。自細釋。今入文之先。理應略陳總一。題中約有四對。一通別一對。通則經之一字。別則佛說等五字。二能所一對。能是能詮。即經之一字。所即所詮。即上五字。三教理一對。佛說經是教。阿彌陀即是理。四人法一對。佛說即是人。阿彌陀即是法。
 
 
 
  首佛字。即釋迦牟尼佛。從兜率降生王宮。為悉達太子。出家苦行六年。成等正覺者。若釋其義。則佛字是梵語。此翻覺者。謂覺了性相之者。具有三義。一自覺。覺知自心本無生滅。二覺他。覺一切法無不是如。三覺滿。二覺理圓稱之為滿。若準起信亦彰三義。一始覺。 即能證智。二本覺。即所證理。三究竟覺。即智與理冥。始本不二。今經所云佛者。乃是三覺俱圓。釋迦世尊也。又佛地論。說佛有其十義。天台六即。華嚴十身。詳具後文。
 
 
 
  說者。以宣演得名。暢悅為義。四無礙辯為體。暢則暢出世之本懷。悅則悅眾生之獲益。今以如來久修久證念佛三昧。蘊之在懷。適得機宜。隨以四辯宣演。暢悅本懷。令隨機獲益。故云說也。
 
 
 
  阿彌陀。是梵語。此云無量。以功德智慧身相光明一切皆悉無量故。是無量佛往昔因中。為法藏比丘時。發四十八願。今在西方攝念佛人歸于淨土。故釋迦如來為眾宣揚也。
 
 
 
  經者。釋有多種。不出常法貫攝四義。常者三世不易。一切諸佛皆如是說故云常。法者十界同軌。四聖六凡由之解脫故云法。貫者貫穿所應知義。若無文字。無以貫穿義理。煥然可觀故云頁。攝者攝持一切眾生。若無語言。不能開曉眾生出生死海故云攝。千葉良規。百靈常 軌。詮真利物。目為經也。
 
 
 
  又此經。唐譯為稱讚淨土佛攝受經。今為此名者。以佛名人所樂聞。又一切功德。言佛便周故。
 
 
 
  疏者。竦也。通也。謂經中義理甚深微妙。未易窺測故。以疏竦通。使無疑滯也。又亦疏理之義。古云。人有髮兮。旦旦疏理。身有心兮。胡不如是。今乃疏理經中奧理。使人得開通心地也。
 
 
 
  鈔者。抄略也。隨順本疏略加解釋。使經疏妙義渙然冰釋也。
 
 
 
  卷者。卷懷之義。一軸之中包含無盡義理。無量法門故。 人題中。學者。效也。後覺者。必效先覺之所為。故古人有大徹之後。乃終身居學地者。今大師自稱後學。亦此意也。古杭。古稱杭州。南宋建都更名臨安。今日杭州復古也。雲棲寺名。在五雲山之麓。先是山之巔 。有五色瑞雲盤旋其上。因以名山已。而五雲飛集山西塢中。經久不散。時人異之。號為雲棲塢。宋時有志逢禪師建寺。號曰雲棲寺。歲久蕪廢。大師愛其岑寂。趺坐其間。時人為之搆室。寺復興焉。
 
 
 
  沙門。此云勤息。勤修戒定慧。息滅貪瞋癡也。有勝道。說道。活道。汙道四種不同。勝即佛菩薩等。說謂說正法者。活謂修善品者。汙謂諸邪行者。 袾宏。是法諱。號蓮池。仁和人。從性天和尚祝髮。遍參知識。於笑巖處有所契入。遂結茅深谷主張淨土。僧臘五旬。世 壽八十。化緣既畢。念佛而逝。 述者。傳述也。樂記云。知禮樂之情能作。識禮樂之文能述。作者謂之聖。述者謂之賢。此經雖有古疏數家行世。詞雖切而太簡。理微露而不彰。今茲疏鈔。合天台。賢首。會性相二宗。事理雙融。宗說兼暢。言先聖之欲言。發前賢之未發 。可謂千古獨創。今言述者。乃謙詞也。
 
 
 
  【疏】此經疏鈔。大文分三。初通序大意。二開章釋文。三結釋咒意。為順諸經序。正。流通。三分。亦順淨業信行願故。
 
 
 
  【演】科分科中通序大意者含二義。一通序一經大意。以明性贊經二科。發揮自性彌陀。唯心淨土。為修持之本。然後依解起行。執持名號。求願往生。其鈍根者。單由事相。專持名號亦得往生。三根普被。上下兼收。作末法最後方便。為一經大旨也。二通序作疏大意。以 感時述意二科。明此一經。事理雙融。性相通備。時機執性執相。各滯一邊。至令廣大法門。迷而不覺。故竭思累載。數易韋編。作此疏鈔也。
 
 
 
  開章者。是別開章段。即總啟十門是。釋文者。是消釋經文。即別解文義是。意雖明。本文未委。故別開章段。銷釋經文。使一經玄又委悉詳盡。人人曉了也 結釋咒意者。咒本不可釋。而咒意可釋。咒意者。拔業根生淨土也。此咒本不附經。而今歸結於此為之解釋者。正 顯此淨土法門。顯密圓通事理無礙也。又見此持名念佛。是大神咒。大明咒呢。。無上無等等咒也。 序。正。流通三分者。晉道安法師。判釋東流一代時教。為序。正。流通三分。序者端緒也。如絲之得緒。能盡一繭之絲。經之得序。能知一經之旨。又序者東西牆也。如 觀牆序。則知堂奧之淺深。觀首序。則明全經之妙義。正宗者。一經正所宗尚。如法華之唯有一乘法。無二亦無三。楞嚴之發明常住真心。專修圓照三昧。此經之依正清淨。信願往生是也。前之序。正序此。後之流通。正流通此也。流者無住。通者無塞。使此妙法。自此界 以及他方。由現在以及未來。無有留礙。名為流通。為順者。言剖出經心。方挈出塵之端緒。故通序順序分。隨文入觀。方知大道之攸歸。故開章順正宗分。拔業障根。自然流入清淨海。故結釋順流通分。淨業者。業居苦之先。煩惱之後。十法界不同。皆由所作之業不同。 古云。假使百千劫。所作業不亡。又云。佛十力中。業力甚深。又云。十方諸國土。皆依業力生。故業不可不淨。信者不疑之謂。於淨土妙理。深信不疑。行者趨造之謂。於彌陀名號。念念明了。願者樂欲之謂。於極樂世界心心向往。此淨土三資糧也。 亦順者。契其大端 。自能深忍。故通序順信資。善讀經者。隨文入觀。故開章順行資。識所攸歸。無不向慕。故結釋順願資。
 
 
 
  初通序大意五 初明性。二讚經。三感時。四述意。五請加。
 
 
 
  【演】初明性者。性即常住真心。全體是極樂世界阿彌陀佛。初明者。恐人認阿彌陀佛在自性之外。故古云。若認他是佛。自己卻成魔。又云。求人不如求自己。但以無始暗動。障此靜明。故託彼名號。顯我自心耳。然西方亦實有阿彌陀佛。而即此西方佛。亦不在自心外。 即事即理。即理即事。大師恐狂愚錯認。故首明也。二贊經者。經即佛說阿彌陀經。讚者。以此經是一大藏中第一方便故。是十方諸佛同所贊歎故。以四字名號。普接三根。直通五教故。以依經執持能顯自性。於一生中。可從博地。直登十地故。
 
 
 
  三感時者。時。即今末法之時。感者。以時丁末法。根多淺薄。法門中人非愚即狂。故微妙法門。或攘臂排為小教。或大笑斥作權乘。又或終日唯動數珠。或窮年但數黃荳。大師婆心甚切。能不為之傷心也。
 
 
 
  四述意者。意即大師作疏之意。述。陳也。與前述字解稍異。大師本意。全在兼利。欲發起眾生之真信。故極論念佛之宏功爾。蓋欲以一句彌陀。遍引群生出於苦海。那容不饒舌耶。
 
 
 
  五請加者。加是三寶加被。請者。祈請也。佛滅度後。凡有著述。皆皈三寶冥希加被。良以自己一人心力有限。而佛具無緣大慈。能令精誠祈請者。自得勝智。故請加也。
 
 
 
  初明性
 
 
 
  靈明洞徹。湛寂常恆。非濁非清。無背無向。大哉真體不可得而思議者。其唯自性歟。
 
 
 
  【演】【通序】靈明二句是純真。非濁二句是絕妄。靈明是照洞徹。言此照體橫遍十方。湛寂是寂常桓。言此寂體豎窮三際。即楞嚴所謂。常住妙明不動周圓也。
 
 
 
  修證即不無。染污即不得故非濁。一切浮塵相。無非妙覺體故非清。迷時似背。而此本不屬迷故無背。悟時似向。而此本不屬悟故無向。即圓覺所謂。一切眾生本來成佛。生死涅槃猶如昨夢也。
 
 
 
  大哉。是贊詞。以非幻不滅。故云真體。見猶離見。見不能及。有何可思。三世諸佛。到此口桂壁上。有何可議。其唯者。歸結之辭。
 
 
 
  【疏】通序經意。大文分五。自初明性。乃至五請加。今初明性。此經蓋全彰自性。又諸經皆不離自性。故首標也。
 
 
 
  【演】此經以自性為宗者。自性謂眾生性德之佛。非自非他。非因非果。即是圓常大覺之體。而此經所談行法。正為顯此之覺體。蓋以據乎心性。稱彼名號。名號可彰。託彼名號。觀于心性。心性易發也。又復經中一切依正。皆彰我自心。無量光即自性照。無量壽即自性寂 。觀音即自性悲。勢至即自性智。聲聞即自性真。菩薩即自性俗。種種莊嚴。即自性萬德萬行。若一毫法從心外生。則不名為大乘法也。
 
 
 
  問。全彰自性。乃屬華嚴。降此以還。何得有此。答。華嚴乃諸經王。諸經皆華嚴眷屬。今經以華嚴性海為宗。既宗華嚴。何妨約性。又諸經從法華開顯之後。不論何經。總皆玄妙。皆可稱性故。
 
 
 
  諸經不離自性者。三乘十二分教。教教皆歸妙性。言言盡攝真如。若離自性。皆為魔境故。
 
 
 
  【疏】靈者靈覺。明者明顯。日月雖明。不得稱靈。今惟至明之中。神解不測。明不足以盡之。故曰靈明。
 
 
 
  【演】靈覺者。不同木石之無心。虛空之頑冥。明顯者。體露堂堂。無遮無障不得稱靈者。日以陽明照晝。月以清涼照夜。雖有光明。而不顯靈覺。彼既不自顯。人自不得稱也。 無緣而照。勿慮而知。謂之神解。大地莫能識其端。至聖猶未窮其頂。謂之不測。
 
 
 
  【疏】徹者通也。洞者徹之極也。日月雖遍。不照覆盆。是徹而未徹。今此靈明。輝天地。透金石。四維上下。曾無障礙。蓋洞然之徹。靡所不徹。非對隔說通之徹。云洞徹也。
 
 
 
  【演】不照覆盆者。以日月之光屬相。不屬性故。 輝天地透金石者。以心光遍乎法界。一切諸法無非佛法故。 靡所不徹者。若通與隔對。是通還成隔。非對隔說通之徹。乃真徹也。
 
 
 
  【疏】湛者不染。寂者不搖。大地雖寂。不得稱湛。今惟至寂之中。瑩淨無滓。寂不足以盡之。故曰湛寂。
 
 
 
  【演】不染者。從來不與染法相應。不與諸塵作對。不搖者。萬古如如。無有變異。不得稱湛者。大地雖常自寂然。而土石諸山穢惡充滿不湛也。 如淨琉璃。內外瑩徹。謂之瑩淨。寸絲不挂。纖塵不立。謂之無滓。
 
 
 
  【疏】恆者久也。常者恆之極也。大地雖堅。難逃壞劫。是恆而未恆。今此湛寂。推之無始。引之無終。亙古亙今。曾無變易。蓋常然之恆。無恆不恆。非對暫說久之桓。云常恆也。
 
 
 
  【演】難逃壞劫者。以三災到時。劫火洞然須彌七金。悉為灰燼故。 推之無始。引之無終者。以真如自體。非前際生。非後際滅。畢竟常琚C不斷不異故。 無琱琲怴C琤~有不琚C此琤蝡D琚C琱琱G邊俱遣。乃真琱]。
 
 
 
  【疏】非濁者。云有則不受一塵。
 
 
 
  【演】云有。不受一塵者。濁者。有也。具足諸法。方謂之有。今自性離一切法差別之相。所謂非有相。非無相。非雙亦相。非雙非相。非一相。非異相。非非一非異相。非一異俱相。是不立一塵非有也。何濁之有。
 
 
 
  【疏】非清者。云無則不捨一法。
 
 
 
  【演】云無。不捨一法者。清者。無也。不立一塵。方謂之無。今自性滿足一切功德。所謂有大智慧光明義故。遍照法界義故。真實識知義故。常樂我淨義故。乃至滿足無有所少義故。名為如來藏。是不捨一法非無也。何清之有。
 
 
 
  【疏】無背者。縱之則無所從去。
 
 
 
  【演】捨此而有所去。方可謂之背。今則匪離跬步。湧現寶花。不出戶庭。圍繞行樹。雖欲縱之。將去何所故無背。
 
 
 
  【疏】無向者。迎之則無所從來。
 
 
 
  【演】迎之而有自來。方可謂之向。今則無行無住。如是而來。不動不起。如是而來。若欲迎之。從何所迎故無向。
 
 
 
  【疏】言即此靈明湛寂者。不可以清濁向背求也。舉清濁向背。意該善惡聖凡有無生滅增減一異等。
 
 
 
  【演】意該善惡凡聖等者。孟子道性善。天台說性惡。一則就事造邊說。一則就理具邊說。今則如實空中。善既不立。惡亦何存。祖云。廓然無聖非聖也。經云。凡夫者。即非凡夫非凡也。有無如上。性無前際非生也。性無後際非滅也。本自具足。無法可增非增也。本無一 物。無法可減非減也。染淨千差非一也。一味平等非異也。以一切言說假名無實。但隨妄念不可得故。
 
 
 
  【疏】大哉二句。讚辭。大者當體得名。具遍常二義。以橫滿十方。豎極三際。更無有法可與為比。非對小言大之大也。
 
 
 
  【演】當體得名者。常言大者。對小之稱。今則不然。直指性體。名之曰大。具常遍二義者。涅槃云。所言大者。名之為常。此明體無變易。又言大者。其性廣博。猶若虛空。此明體性周遍。無法可比者。世間最大。莫若虛空。經云。迷妄有虛空。空乃有始。此法無始。又 云。一人發真歸元。十方虛空悉皆消殞。空乃有終。此法無終。是豎窮無法可比也。又云。十方虛空生汝心內。猶如片雲點太清堙C空乃有際。此法無際。是橫遍無法可比也。喻金喻月。亦復如是無可比也。
 
 
 
  【疏】真者不妄。以三界虛偽。唯此真實。所謂非幻不滅。不可破壞。故云真也。
 
 
 
  【演】三界虛偽。唯此真實者。虛者不實。如空中花。本無所有。偽者不真。如輸似金畢竟非金。所謂太山有崩裂。大海有枯竭。一切榮華。皆有衰謝。一切眷屬。皆有別離也。唯有真如諸法中實。所謂有物先天地。無形本寂寥。能為萬象主。不逐四時凋是也。
 
 
 
  非幻不滅。出圓覺經。經云。幻身滅故。幻心亦滅。幻心滅故。幻塵亦滅。幻塵滅故。幻滅亦滅。幻滅滅故。非幻不滅。蓋謂此性無有變異。畢竟常住。不同諸幻終消滅也。
 
 
 
  不可破壞。出起信論。論云。從本以來。離諸名相。畢竟平等。不可破壞。蓋謂此性在染不破。法身不壞。不同有為可破壞也。
 
 
 
  【疏】體者。盡萬法不出一心之體。體該相用。總而名之曰真體也。
 
 
 
  【演】萬法不出一心之體者。謂一切萬法皆吾心體。非離萬法別有心體。起信云。心真如者。即是一法界大總相法門體。楞嚴云。此見及緣。元是菩提。妙淨明體。又云。一切浮塵諸幻化相。其性真為妙覺明體。所謂撲落非他物。縱橫不是塵。山河及大地。全露法王身也。 體該相用名之為體者。起信云。一者體大。謂一切法真如平等不增減故。二者相大。謂如來藏具足無量性功德故。三者用大。能生一切世間出世間善因果故。今則若相若用。俱歸此體為真體也。
 
 
 
  【疏】不可思議者。如上明而復寂。寂而復明。清濁不形。向背莫得。則心言路絕。無容思議者矣。
 
 
 
  【演】不可思議者下。是先合解。心言路絕。謂從本以來。離言說相。離心緣相。一切法不可說。不可念。名為真如故。
 
 
 
  【疏】不可思者。所謂法無相想。思則亂生。經云。汝暫舉心。塵勞先起。是也。又法無相想。思亦徒勞。經云。是法非思量分別之所能及。是也。故曰心欲緣而慮亡也。
 
 
 
  【演】不可思者下。是次分解。法無相想。謂有相可思。無相難思。汝暫舉心。塵勞先起。是思之有過也。思亦徒勞。是思之無功也。心欲緣而慮亡者。舉心欲緣。思慮先亡。以真如無相想。即心絕故。
 
 
 
  【疏】不可議者。所謂理圓言偏。言生理喪。經云。凡有言說。皆成戲論。是也。又理圓言偏。言不能盡。經云。一一身具無量口。一一口出無量音。如善天女。窮劫而說。終莫能盡。是也。故曰口欲談而詞喪也。又此經原名不可思議。故用此四字總讚前文。蓋是至理之極 名也。
 
 
 
  【演】理圓者。理性圓融。不可分析。如一多交徹。大小互融。真妄交參。染淨不二等。言偏者。如言一則遺多。言大則失小。談真則違俗。說染則違淨等。所謂開口成雙橛。揚眉落二三也。是言之有過也。言不能盡。是言之無功也。口欲談而詞喪者。開口欲談。言謂先喪 。以至理絕言。無容措口故。如善天女者。華嚴云。自在天王有天采女名曰善口。於其口中出一音聲。則與百千種樂而共相應等。
 
 
 
  至理極名者。如名真如。則可以不妄不變思議。或名圓覺。則可以滿足虛靈思議。或名佛性。則可以離過絕非思議。皆非至理極名。今名不可思議。則至理之極名無以加也。
 
 
 
  【疏】末句結歸。言如是不可思議者。當是何物。惟自性乃爾。言性有二。兼無情分中。謂之法性。獨有情分中。謂之佛性。今云自性。且指佛性而言也。性而曰自。法爾如然。非作得故。是我自己。非屬他故。此之自性。蓋有多名。亦名本心。亦名本覺。亦名真知。亦名 真識。亦名真如。種種無盡。統而言之。即當人靈知靈覺本具之一心也。今明不可思議者。惟此心耳。更無餘物有此不思議體與心同也。
 
 
 
  【演】法性佛性者。智度論云。佛名曰覺。法名不覺。是乃以智為佛。以理為法。賢首據此。故云。無情無知覺。指其性為法性。有情有知覺。指其性為佛性。然二性雖分屬情與無情。法性亦可通有情。以眾生乃諸法中之一法故。故曰。兼無情分中謂之法性。佛性唯局有情 。不通無情。以木石等無知覺故。故曰。獨有情分中謂之佛性。
 
 
 
  且指佛性而言者。自性實通二種。如華嚴云。若人欲識真空理。心內真如還遍外。情與無情同一體。處處皆同真法界。今云爾者。但以此經重一心念佛求願往生。乃借彼佛境顯我自心故。且指有情佛性也。 性而曰自。自有二義。一自然之自。二自己之自。 法爾如然非作得 者。妙性天然。不因修得。迷時無失。悟時無得。有物渾成。本自如如故。此自然之自也。是我自己非屬他者。以外道。或計自然。或計因緣。或計虛空。或計天與。不一而足。此皆迷己為物所轉。不知此性本非天降。不屬地生。亦非人與。乃當人自己不屬於他故。此自己 之自也。對萬法曰本心。對始覺日本覺。無知之知謂真知。無識之識謂真識。無有虛妄。無有變異。名為真如。
 
 
 
  【疏】若就當經。初句即無量光。洞徹無礙故。二句即無量壽。常恆不變故。三四句即靈心絕待。光壽交融。一切功德皆無量故。五句總讚。即經云。如我稱讚阿彌陀佛不可思議功德。末句結歸。言阿彌陀佛全體是當人自性也。
 
 
 
  【演】若就當經下。是解釋序文已竟。下復配屬諸經。今先就當經配光壽也。絕待交融者。光與壽似對待法。而其實舉光則融壽。舉壽則融光。原非二物。有何對待。一切功德。謂無漏性功德。無量者。具足圓滿不可思議也。而以此句。當非濁非清二句者。以但有清濁向背 。即有對待不融通。便不是性功德。便非無量。今無清濁向背。是一切功德皆無量也。 全體是當人者。謂梵語阿彌陀。此云無量壽。無量光。而自性寂。即是無量壽。自性照。即是無量光。寂照不二。即是光壽交融。則阿彌陀佛。豈不即是當人自性。
 
 
 
  【疏】又初句明無不照。即用大。二句靜無不含。三四句迥絕二邊。即體大。五句總讚。所謂即三即即一。雙泯雙存。辭喪慮亡。不可思議。末句亦結歸自性也。
 
 
 
  【演】又初句明無下。配三大也。用大者。謂眾生心具有無邊妙用。論云。三者用大。能生一切世間出世間善因果故。今此靈明無所不照。即是能生一切世出世善因果也。相大者。謂眾生心具有如來智慧德相。論云。二者相大。謂如來藏具足無量性功德故。今此湛寂無所不 含。即是具足無量性功德也。體大者。謂眾生心是一法界大總相法門體。論云。一者體大。謂一切法真如平等不增減故。今此靈心絕待。迥絕二邊。即是不增不減一味平等也。 即三即一。雙泯雙存者。體非相用。乃至用非體相即三也。而又離體無相用。離相無體用等即一 也。一即三則一泯。三即一則三泯雙泯也。而又一即三則三存。三即一則一存雙存也。存時即泯。泯時即存。非泯非存。不可思議。
 
 
 
  【疏】又初句言照。即般若德。二句言寂。即解脫德。三四句言寂照不二。即法身德。五句總讚。末句結歸。例上可知。
 
 
 
  【演】又初句言照下配三德。智慧光明遍照法界名為般若。離一切染得大自在名為解脫。心體離念法界一相名為法身。是三種皆具常樂我淨四德。故皆云德。然有果上修成三德。因中性具三德。今指因中性具而言也。
 
 
 
  【疏】又以四法界會之。則清濁向背。是事法界。靈明湛寂。是理法界。靈明湛寂而不變隨緣。清濁向背而隨緣不變。是理事無礙法界。不可思議。是事事無礙法界。以此經分攝於圓。亦得少分事事無礙故。末言自性。亦是結屬四法界歸一心也。
 
 
 
  【演】又以四法界下配四法界。 法者。軌則也。界有性分二義。事法界界字是分義。以眾生色心等法。一一差別各有分劑故。理法界界字是性義。以眾生色心等法。雖有差別同一體性故。事理無礙法界者。理由事顯。事得理成。理事互融。性分交徹故。事事無礙法界者。 一切分齊事法稱性融通。一多相即。大小互融。重重無盡故。 不可思議。配事事無礙者。以前三法界。同教一乘。猶可思議。後一唯華嚴別教一乘。不可思議也。 分攝於圓者。或曰。事事無礙。唯屬華嚴。今經何得有此。故曰。一代時教。唯華嚴為圓。圓為能攝一切。故 諸經無不攝歸華嚴。今此經有少分事事無礙。故得分攝於圓也。
 
 
 
  然通序大意先明性者。一切法門全歸自性。千經所演無有餘因。今此念佛往生。必先明自性彌陀為本。然後一心稱名求願往生。必於寶剎速證無生。直入聖階度生亦廣。所謂先悟昆盧法界。後修普賢行門也。設使不明性體。罔意造脩。縱得往生。祗成末品。先明自性意在斯 乎。
 
 
 
  二讚經二試經 初總讚。二別讚。
 
 
 
  初總讚
 
 
 
  澄濁而清。返背而向。越三祇於一念。齊諸聖於片言。至哉妙用。亦不可得而思議者。其惟佛說阿彌陀經歟。
 
 
 
  【演】澄濁二句。先敘工夫。三祇二句。次贊超勝。 澄濁而清者。以佛名號投于亂心。亂心不得不淨。如水清珠投于濁水。濁水不得不清也。返背而向者。一向流落他鄉。不思故國。今則迴神寶剎將覲慈尊也。一念是智。片言是境。越僧祇謂智超勝。齊諸聖是境妙圓。僧 祇者。無數劫也。
 
 
 
  問。三祇行滿。即坐道場成正覺。今念佛者。縱得往生尚未得佛。何乃便越三祇耶。 答。今三祇是約信解。以三昧功成之人。雖功行未滿。而法身已明。三祇極果已解了故。亦可言超也。此約解言。不論功行。 又越僧祇是實語。不必但約解說。以三祇行滿。方得成佛。此 是藏教果頭佛。今經是圓頓教。但得上生即登初地。而果頭佛上與圓教七信齊。豈不是越僧祇于一念。
 
 
 
  妙用有二。在如來說經。是利生之妙用。以四字遍引眾生出於苦海。豈非至妙。在眾生持名。是自利之妙用。以四字直使初心登乎智地。又豈非至妙。
 
 
 
  【疏】上言靈明湛寂之體。本無清濁向背。畢竟平等。惟是一心。今謂約生滅門。以不如實知真如法一故。不覺心起而有其念。則無明所覆。失本流末。渾亂真體。故名曰濁。
 
 
 
  【演】畢竟平等者。論云。一切諸法。從本以來離諸名相。畢竟平等。唯是一心。今寂照之體。無有清濁向背。正是等同一味。唯一真如。故云畢竟平等。唯是一心也。
 
 
 
  約生滅門者。上明性一科。是約真如門說。今讚經。是約生滅門說也。論云。依一心法有二種門。一者心真如門。二者心生滅門。心真如者。即是一法界大總相法門體。心生滅者。依如來藏故有生滅心。所謂不生不滅。與生滅和合。非一非異。名為阿黎耶識云云。此即生滅 門也。
 
 
 
  以不如實知。不覺有其念者。論云。阿黎耶識有二種義。一者覺義。二者不覺義。所言覺義者。謂心體離念。即是如來平等法身。所言不覺義者。謂不如實知真如法一故。不覺心起而有其念。今釋不知真如法一。謂不了如理一味也。得見心性。心即常住。名如實知。即此不 知。即是根本無明。心起有念。即是業相。論云。依不覺故。心動說名為業也。然此雖動念而極微細。緣起一相能所不分。即當黎耶自體分也。
 
 
 
  無明所覆。失本流末者。無明。即根本無明。即不如實如也。覆。謂覆蓋真性。本即真性。末謂三細六麤。既失本自流末。 渾亂真體者。如楞嚴云。譬如清水。清潔本然。有諸世人。取彼土塵。投於清水。水亡清潔。容貌汨然。名之曰濁。
 
 
 
  【疏】如澄泥沙。復使淨潔。斯之謂清。即指轉五濁而成清泰也。
 
 
 
  【演】復使淨潔者。楞嚴云。如澄濁水。貯於淨器。靜深不動。沙土自沈。清水現前。名為初伏客塵煩惱。去泥純水。名為永斷根本無明。
 
 
 
  【疏】無明所引。棄覺逐塵。違遠真體。故名曰背。
 
 
 
  【演】無明所引等。此無明。亦即根本無明。覺即本覺。塵即三細六麤。由無明生業相。乃至造業受報。是漸遠真如之覺。隨逐境界之塵。如窮子捨父逃逝。故名曰背。
 
 
 
  【疏】返其去路。復使歸還。斯之謂向。即指背娑婆而向極樂也。
 
 
 
  【演】返其去路者。謂不須別尋歸路。即就路還家。便得返身見父。先破執取計名。空其人執。次破相續智相。蕩其法執。次破三細賴耶。歸於覺體。斯之謂向也。
 
 
 
  【疏】然此且就眾生一期從迷得悟而言。似有澄之返之之跡。而於自性。實無得失。亦無增損。是故時濁時清。水非易性。忽背忽向。人無二身。所謂修證即不無。污染即不得也。
 
 
 
  【演】修證即不無者。南岳讓禪師參六祖。祖問甚處來。讓云嵩山。祖云。恁麼物。恁麼來。讓云。說似一物即不中。祖云。還假修證否。云。修證即不無。染污即不得。今謂且就眾生一期修證。似有澄返之蹟。修證即不無也。而於自性實無得失增損。染污即不得也。
 
 
 
  【疏】三祇者。三阿僧祇劫也。僧祇解見後文。言三者。以釋迦成道。從古釋迦至尸棄。歷七萬五千佛。從尸棄至燃燈。歷七萬六千佛。從燃燈至毗婆尸。歷七萬七千佛。云三祇也。備經多劫。遠之又遠。而今不越一念。疾超生死。一念者。即能念阿彌陀佛之一念也。諸聖 者。佛及菩薩也。自凡望聖。隔之又隔。而今不出片言。直登不退。
 
 
 
  【演】不退有四。以未斷煩惱。生同居土。為願不退。破見思。生方便土。為行不退。破塵沙。分破無明。生實報土。為智不退。破三惑盡。生寂光土。為位不退。則不退名同。而淺深自別。
 
 
 
  【疏】片言者。即所念阿彌陀佛之片言也。至哉二句。讚辭。至。極也。至極而無以加也。妙者。即上四句總明妙義。用者。力用也。
 
 
 
  【演】力用力字。內含三義。一者本性功德力。二者行人念力。三者彌陀願力。本性如舟船。念力如櫓棹。願力如順風。三力周圓。必登彼岸故。
 
 
 
  【疏】夫垢心難淨。混若黃河。妄想難收。逸如奔馬。歷恆沙無數量之劫。輪轉未休。攻三藏十二部之文。覺路彌遠。而能使濁者清。背者向。一念頓超。片言即證。力用之妙。何可思議。用從體相而出。故止言妙用也。末句結歸。言如是妙用當是何經。惟佛說阿彌陀經。 足以當之。
 
 
 
  【演】三藏。謂經律論。又佛藏。菩薩藏。聲聞藏。十二部謂修多羅。重頌。授記。孤起。無問自說。因緣。譬喻。本事。本生。方廣。未曾有。論議。
 
 
 
  用從體相而出者。佛證平等真如恆沙性德。然後流出報化之用演說此經。是如來之用。固從體相而出。今眾生依經念佛。頓超即證。亦以本有真如。本具性德。方有如是力用。故云從體相而出也。
 
 
 
  【疏】或問。小乘且置。只如諸大乘經。廣如山積。云何妙用偏讚此經。答。脩多羅中雖具有此義。未有如此經之明且簡者。故夫稱性而談。正直而說。非不圓頓。而澄濁返背。方便未彰。其餘法門。或浩博而難持。或幽深而罔措。今但片言名號。便入一心。既得往生。直 至成佛 。即方便而成圓頓。神功勝力。不歸此經。將誰歸乎。
 
 
 
  【演】稱性而談指華嚴。正直而說指法華。方便未彰者。以華嚴唯談性海圓融。緣起無礙。相即相入。帝網重重。六相十玄四種法界等。二乘賢聖。尚如聾啞。末法下凡。豈能修證。故方便未彰。法華正直捨方便。但說無上道。開方便門。示真實相。開權顯實。會三歸一。 皆不明示進修方便。故亦方便未彰。浩博難持。如廣修萬行等。幽深罔措。如直梧一心等。即方便成圓頓者。稱彼名號方便法也。上品上生即登初地。豈非圓頓。為通玄秘訣。換骨神丹。如後文所贊。
 
 
 
  【疏】又前是性德。今是修德。前是自性清淨。今是離垢清淨。乃至性淨障盡等。互融不二。如教中說。
 
 
 
  【演】又前是下。是總結兩節。性德。修德。出天台教。自性清淨。離垢清淨。出起信論。性淨障盡。出圓覺經。互融一句。總頂上三種。互融不二者。謂全性起修。全修即性。性外無修。修外無性也。又舊云。性淨障盡。互融不二者。以全性起修時。破全性之無明。斷全 性之生死。終日本體。終日工夫。性淨即障盡也。以全修即性時。雖破無明。破無所破。雖斷生死。斷無所斷。終日工夫。終日本體。障盡即性淨也。
 
 
 
  二別讚四 初先說經所以。二統論淨土功德。三特示持名為要。四廣顯持名所被。
 
 
 
  初先出說經所以
 
 
 
  故我世尊。乍說三乘。終歸一實。等頒珍賜。更錫殊恩。
 
 
 
  【演】故我世尊乍說三乘者。故字。承上妙用來。我者。親之之辭。乍說三乘。指華嚴之後。法華以前。四十年所說之法。
 
 
 
  終歸一實者。指法華經。此經蕩化城之執教。解草庵之滯情。開方便之權門。示真實之妙理故。
 
 
 
  等頒珍賜者。如諸子出宅。等賜大車。其車高廣。眾寶莊校等。
 
 
 
  更錫殊恩者。殊恩言異常之恩。因上有如是至妙之用。故於一代時教中復出此經也。
 
 
 
  【疏】承上。此經具有如是不可思議功德。故佛說此經。良有以也。乍者暫也。暫時之說。非究竟也。
 
 
 
  【演】非究竟者。隨宜之權。非出世本懷也。如經云。我此九部法。隨順眾生說。入大乘為本。以故說是經。是也。
 
 
 
  【疏】三乘者。乘本無三。榷說有三。謂聲聞緣覺菩薩也。
 
 
 
  【演】乘本無三者。如經云。十方佛土中。唯有一乘法。無二亦無三。 權說有三者。如經云。除佛方便說。但以假名字。引導於眾生。
 
 
 
  【疏】終者對乍而言。實者對權而言。言世尊始成正覺。演大華嚴。大教難投。隨眾生根。說三乘法。後乃會權歸覺實。悉與大車。故曰等頒珍賜。此如來一代時教之大致也。
 
 
 
  【演】始成正覺演大華嚴者。謂如來於菩提場成等正覺。與四十二位法身大士。及宿世善根成熟天龍八部等。如雲籠月。為說圓滿修多羅。菩薩萬行因華。莊嚴一乘果海。大教難投者。如文殊。普賢。諸大菩薩。各各領解得益。其上德聲聞。積行菩薩。如聾如盲。杜視絕聽 。於是如來脫舍那珍御之服。著丈六弊垢之衣。退歸鹿苑。說四諦。十二因緣。六波羅密之三乘權法。 後乃會權歸實者。阿含之後。復經方等彈呵。般若淘汰。四十年餘。至法華會上。方能會歸一乘也。權即三。實即一。大車。謂大白牛車。即大乘妙法也。
 
 
 
  【疏】而於其中。復出念佛一門。不論大根小根。但念佛者。即得往生。亦不待根熱。方乃會之歸實。
 
 
 
  【演】不論大根小根三句。對上始成正覺。演大華嚴說。謂華嚴純接上根。下根絕分。今則上自不退菩薩。下及悠悠凡夫。三根普利故。
 
 
 
  亦不待根熟四句。對上大教難投五句說。謂法華待根成熟。方乃會歸。今則不俟彈呵。無煩淘汰。即得西歸故。
 
 
 
  【疏】但往生者。即得不退。喻如不次之擢。廕序之官。恩出非常。名殊恩也。
 
 
 
  【演】不次之擢者。言此土修行。漸漸斷惑。方出生死。如授官者。必循資格次第升授。今念佛法門。不必漸漸斷惑。但得往生即超生死。喻如不循次第。頓授高官也。蔭序之官者。言此土修行。功圓行滿。方成聖果。如得官者。必明經中式。或汗馬成功。今念佛法門。不 必功行圓滿。仗佛願力。疾登彼岸。喻如祖宗遺廕。現膺爵祿也。
 
 
 
  【疏】又殊恩復含二義。一者念佛是恩中之殊。二者持名念佛。又殊恩中之殊也。
 
 
 
  【演】念佛恩中之殊者。念佛之比其餘法門。固為殊恩。而念佛一門。復有多種。如觀像。觀想。實相等。而觀像。則像去還無。因成間斷。觀想。則心麤境細。妙觀難成。實相。則上智乃克承當。中下未能領荷。唯此持名。至簡至易。普攝諸根。鶴沖鵬畢。驥驟龍飛。殊 恩中之殊恩也。
 
 
 
  二統論淨土功德
 
 
 
  指四十八之願門。開一十六之觀法。願願歸乎普度。觀觀宗乎妙心。
 
 
 
  【演】指四十八願門者。法藏比丘。於世自在王佛所。發四十八願。佛乃一一拈出。指示眾生。故曰指。四十八者。如國中無三惡道願。乃至最後即得諸忍究竟願。願曰門者。門門不同。此非彼故。
 
 
 
  開一十六觀法者。因韋提啟請。乃為宣說。今日始創。故曰開。一十六者。始自落日懸鼓觀。終至三輩往生觀。觀日法者。各有法則修不一故。
 
 
 
  歸乎普度者。如四教四弘。各有四種。今則純是眾生無邊誓願度也。普謂豎窮橫遍。歸者。謂雖有四十八種不同。而要其所歸。則無非普度也。
 
 
 
  宗乎妙心者。宗猶主也。謂雖有一十六種不同。而究其所主。則無非妙心也。妙心者。謂十六觀中。若依若正。皆以法界心。觀法界境。生於法界依正色心也。
 
 
 
  【疏】上讚淨土法門之勝。今於淨土。先出餘經。然後較量此經更為殊勝。願門。觀法。具在二經。言從初願以至願終。無非盡攝眾生同生淨土。自初觀以至觀末。悉是空假中道圓極一心。繇此一心。出生大願而成正覺。即以本願還度眾生。而歸一心淨土法門。二經大較。 意蓋如此。
 
 
 
  【演】悉是空假中道圓極一心者。觀法有二。有事有理。事觀者。且如日觀。行人面西正坐。觀日欲落。狀如懸鼓。閉目開目。日相現前。名為事觀。理觀者又二。有次第。一心。次第三觀者。先觀此日。由想所成。全體性空。無有自性為空觀。復有觀想因緣。成此日相。 則不壞假相為假觀。以此二觀為方便。次觀假處全空。空處全假。非空非假為中觀。是乃先空次假後中。為次第三觀也。一心三觀者。所觀之境。即真即俗即中。能觀之觀。即空即假即中。以一心三觀。觀三諦一境。而境外無觀。觀外無境。境觀雙忘。唯一妙心。此即以具 日之心。觀於即心之日。令本性日。顯現其前。為一心圓妙之觀法也。
 
 
 
  三特示持名為要二 初較論要約。二究明利益
 
 
 
  初較論要約
 
 
 
  又以願門廣大。貴在知先。觀法深玄。尤應守約。知先則務生彼國。守約則惟事持名。舉其名兮。兼眾德而俱備。專乎持也。統百行以無遺。
 
 
 
  【演】廣以廣多廣博為義。廣多者。如來性中本有妙用。潛興密應。無有窮盡。廣博者。此無盡願。一一同於覺性。無有分限。大以豎窮橫遍為義。豎窮者。此願盡未來際無有休息。橫遍者。此願充滿十方無有邊際。 先有始義。即行遠自邇之意。又先有急義。即先務之為 急意。 貴在知先者。由彌陀悟入法性。從性起願。性無盡。故願亦無盡。故知欲入彌陀願海。必先悟徹自心。不悟廣大之心。不入廣大願海故。
 
 
 
  深謂觀深妙。玄謂理幽玄。經中觀法。乃以法界心。觀法界境。生於法界依正色心。豈非深妙。經中依正。但應色一相。可照三身。依報一塵。即寂光土。豈不幽玄。 約者。簡約也。唯此四字。更無別法。何等簡易。又約者。要約也。念佛功成。無事不辦。何等要約。尤 應守約者。以十六妙觀。乃全性成修。全修成性。悟心上士。乃克行持。初學行人。無由湊泊故。
 
 
 
  舉名兼眾德者。由名召體。體外無名。體具眾德。則名亦兼眾德。故一稱名。即稱佛眾德也。 專持統百行者。以一心持名。萬緣自捨。即布施行。一心持名。三業自淨。即持戒行等。
 
 
 
  【疏】即前大本觀經。較而論之。知持名尤為要約也。廣大者。以四十八願。併包幽顯。統括聖凡。廣大恢宏。茫無畔岸。入之必有繇漸。故貴知先。傳曰。知所先後。則近道矣。
 
 
 
  【演】幽顯聖凡者。幽指三途。顯指人天。聖指三乘。凡指六道。茫無畔岸者。以心無盡。故願無盡也。
 
 
 
  【疏】深玄者。以門分十六。事匪一端。而復妙觀精微。初心靡及。操之必得其要。故應守約。軻氏曰。守約而施博者。善道也。
 
 
 
  【演】初心靡及者。妙宗鈔云。觀雖深妙。本被初心。若能進功。何憂不就。而大師如此說者。蓋有二義。一者。以今正建立持名法門故。二者。初心亦甚不同。有具足圓解之初心。乃至有茫然未識之初心故。 守約謂修身。施博謂天下平。
 
 
 
  【疏】云何知先。繇生彼國。近事如來。如是大願。庶可希冀。但得見彌陀。何愁不開悟。故以求願往生為先務之急也。
 
 
 
  【演】但得見彌陀者。永明四科簡云。無禪無淨土。鐵床并鐵磨。萬劫與千生。沒個人依怙。有禪有淨土。猶如帶角虎。現世為人師。將來作佛祖。有禪無淨土。十人九錯路。陰境若現前。瞥爾隨他去。無禪有淨土。萬修萬人去。但得見彌陀。何愁不開悟。 先務之急者。 孟子云。知者。無不知也。當務之為急。堯舜之知。而不遍物。急先務也。
 
 
 
  【疏】云何守約。良以觀雖十六。言佛便周。佛雖至極。惟心即是。今聞佛名。一心執持。可謂至簡至易。功不繁施。而萬法惟心。心清淨故。何事不辦。剎那運想。依正宛然。舉念欲生。便登彼國。是則難成之觀。不習而成。故以持名念佛。所守尤為要約也。天如謂大聖 悲憐。直勸專持名號是也。
 
 
 
  【演】觀雖十六。言佛便周者。十六觀經。題曰觀無量壽佛經者。以十六觀法。不出依正主伴。佛是正報。舉正足以攝依。日。地。行樹。寶池等。無不攝故。佛是化主。舉主足以攝伴。觀音。勢至。乃至九品往生。無不攝故。 佛雖至極。唯心即是者。佛雖萬德果人。實 不離當人現今一念。以心外覓佛。即邪魔故。 至簡至易者。一心執持。至簡而不繁。至易而不難。此守約也。 萬法唯心者。古云。三界唯心。萬法唯識。又云。應觀法界性。一切唯心造。心清淨故。何事不辦者。既得其本。不愁其末也。下文六句。正釋此句之義。 運想 宛然者。謂三昧既成。想行樹則行樹明。想寶池則寶池現。想菩薩則菩薩在前。想如來則如來宛爾。以三昧心中隨心現相故。 舉念便登者。解脫長者言。我欲見阿彌陀佛。隨意即見。是也。此施博也。
 
 
 
  大聖悲憐者。天如云。觀法理微。眾生心雜。雜心修觀觀想難成。大聖悲憐。直勸專持名號。
 
 
 
  【疏】舉名者。佛有無量德。今但四字名號。足以該之。以彌陀即是全體一心。心包眾德。常樂我淨。本覺始覺。真如佛性。菩提涅槃。百千萬名。皆此一名攝無不盡。
 
 
 
  【演】彌陀即是全體一心有二義。一者。阿彌陀佛即是全體一心。以佛復本源究竟覺體。故起信云。離念相者。等虛空界。無所不遍。法界一相。即是如來平等法身。夫法界一相。是離念之心體也。而即是如來。則如來豈不是全體一心。二者。阿彌陀佛四字。即是全體一心 。此四字在我心中。明明歷歷。迥然獨照。四字之外無我心。我心之外無四字。豈不即是全體一心。又復真念佛者。唯色唯心。唯觀唯境。一名一字。無非實相。豈不即是全體一心。
 
 
 
  心包眾德者。以真如體中。具足無漏性功德故。 此心不為三際遷流曰常。不為二死逼迫曰樂。具八自在我曰我。離五住污染曰淨。本來妙明曰本覺。方始出纏曰始覺。不妄不變曰真如。離過絕非曰佛性。諸佛所得之智曰菩提。諸佛所證之理曰涅槃。
 
 
 
  【疏】專持者。眾生學佛。亦有無量行法。今但持名一法。足以該之。以持名即是持此一心。心該百行。四諦六度。乃至八萬四千恆沙微塵一切行門。攝無不盡。故名守約。
 
 
 
  【演】四諦者。苦集滅道也。苦為逼迫相。集為招感相。此世間因果也。道為可脩相。滅為可證相。此出世間因果也。此四諦通大小乘,有生滅。無生。無量。無作。。四教不同。然四諦是境非行。今云行者。舉所觀之境。顯能觀之行也。
   
   
  佛說阿彌陀經疏鈔演義會本 淨空法師會本之一